封不觉的一缕魂魄

一只咸鱼【男神封不觉 CN封不觉】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打赌……

妄想告别

.突发奇想

.因为是做梦所以没有逻辑

.我再杀mhy编剧

.心有灵犀的最后一次会面

奥托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不是计划出现问题之后的慌乱,而是有什么自己看重的事物正在消散的慌乱。

是什么?他朝着心所指示的方向望去,穿过山林与高楼,遥远的那边有着一片海。

“量子之海”奥托轻声呢喃着,有关于那里的一切资料他早已熟记于心。他在脑中筛选了一遍又一遍,并没有任何明面上能让自己产生这样反应的东西。他得出了结论。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身后出现了一个人,——本应没有人,房间的探测器静悄悄的一声不吭,但感觉不会骗人;虽然不及女人,奥托的直觉也在这些年来救了他不少次。因此面对这看不见的幽灵,奥托还是选择了相信它。

  只是这样的情况太过诡异,奥托不由得联想到了另一件事情——目前在极东支部的逆熵圣女和她那消失在一起实验事故中的好友——她是不是也会有这种感觉,那个人就在身边可所触只有一片虚无?

不过,逆熵?自己和那个人快有一年未见了。

想到这便也不再犹豫,将身后幽灵身份确认,是什么让你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如此还敢来见我,是还有后手,还是仅仅过来看看——如果是后者,也不怕被嘲笑?丢不丢人哪。

他本想这么说,但话到嘴边像是魔术般变了个样。

他好像听见了曾经逆熵盟主的一声轻笑,似在嘲讽他的口是心非。

因为他说——

“好久不见。”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是第三世界黑杨x第二世界白托

.有私设,白托有dick病系

.背景世界观我也不知道,总之写来爽爽

.我杀米哈游编剧

.ooc致歉


瓦尔特.杨在找他的军师奥托——一个自从计划成功的消息传来后便消失不见的谋划者,虽说奥托的本职是一个神父,但杨从未承认过这一点

廊旁花瓶的插花开的鲜艳,杨却没有半分观赏的兴头。直到他看到花团边缘零星的几朵百合——好吧。他想,他知道该去哪里找人了。

祈祷室的门被一把推开,杨不出所料看见了跪在巨大十字架前做着祷告的奥托。后者似乎对杨的举动无动于衷,直到念完祷文的最后一句话,奥托拍拍衣服站起,转过身来面对着杨,他的脸上泪痕未干,还有几点晶莹泪珠顺着脸庞滑落。

“这些人是因你的计划而死,为什么要哭呢,奥托?”杨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给这个看似善良的神父一点面子。

对方清了清嗓子,轻轻叹息一声,手抚过身后的十字架:“总有人要为牺牲者流泪……”

“但也绝不是你这个刽子手”杨挑了挑眉,吐出两个字的评价

“虚伪。”

奥托听见了,他耸耸肩不置可否,似是放弃了改变杨对这件事的想法,他用衣袖擦掉脸上泪珠,又变回了之前那个议事厅里运筹帷幄的谋士。当然,如果忽略他微红的眼角和因此前而因情感波动强烈而仍是微颤的声音:“没有什么绝对真实。”

奥托向门外走去,经过杨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

一些词句顺着风吹进杨的耳朵。

“残忍与慈悲并非不能共存,更何况那的确是最好的方案。”

“我理应为他们流泪,毕竟黑与白的世界里还存在着灰。”


咱人少规矩不多
一起来沙雕也挺不错的xd
p1群号
p2群规
p3p4征婚广告【划掉】交友通知

好像是有什么不对
不,没什么不对

一个简单至极的预告

【惊悚话剧社】主页
这……不是一个招新公告。
这……只是两个发刀常态写手的沙雕大作。
这……我俩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
这里有……乱改词觉哥。
这里有……老实人小叹。
这里有……吐槽者鸿鹄。
这里有……
总之,
你要的,我们有。你不要的,我们也有。
角色分配遵循戏剧冲突原则。
旁白采取循环轮班机制。
吐槽遵循社会主义基本法(才不)
三观依照当天风水八卦而定。
包含惊悚世界观全员(包括但不限于《惊悚乐园》出场角色)
在合理情况下,《贩罪》和《纣临》的某些角色会客串出场,敬请(不要)期待。
若有什么想看我们写(糟改)的剧本可在话剧社主页下留言。
以上都能接受?
那么,第一场,由惊悚话剧社带来的年度音乐剧《夜莺与玫瑰》将于:我们也不知道多久之后上映。
演员表暂不公布。(世界上有个东西叫后门【疯狂暗示】)
敬请期待。
【下期预告】
为何ntr功臣委身为小小蜥蜴,为何玫瑰树会在歌唱途中对夜莺痛下杀手,为何女神抛弃五好青年转而投向大叔怀抱,为何本应悲痛的群众竟欢笑连连?一切的一切,都(可能)会在下文中一一揭晓。请各位观众锁定两个刀手的沙雕台,以获得第一手消息】
   【p.s.此系列tag为    不管怎么看都名不副实的惊悚话剧社】
@蓝牧    @封不觉的一缕魂魄
                                                       2018.10.11
                                             幕后黑手   宣

午时莲:

anshi

五脚心:

作为一个废人,我没话说_(:_」∠)_

One_Day一天:

呀,不禁好奇了起来(虽然可能没人理我😂

苏三起解:

我一定是个萌妹子的形象⊙▽⊙

霁茗: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性格了。

零存在感来蹭一下,有一个人就很开心


怀光:



我也想【…】
扭扭捏捏暗示


清蒸八宝猪:



于是也来试一试(


无毛老满:



刚才在翻微博的时候发现这么一个东西,当时一位太太对我的描述是非常温柔,有点脆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大嘎如果可以,请写在评论或私信都ok




当我在点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留评论时,我在想什么

可乐加冰谢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齐泱:



只有小红心:
第一种情况:已阅。
第二种情况:马。
第三种情况:哇!这个好棒!但不想让别人看到!没人看到我就能独占了!我要像头龙一样把这个宝贝藏得谁都看不见!!!它是我的!

只有小蓝手:
扩。

既有小红心又有小蓝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东西!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才这么一点点热度!不行!我恨不得一个人给它点两百个热度啊啊啊啊!作者太太您感受到我炽烈的爱了吗!我爱你啊!请继续加油啊!

评论:
别多想了,作者太太,这就是在向您求婚。


(占tag抱歉)关于近期圈内ooc逐渐严重化的情况报告

蓝牧:


  •     开放转载



        致敬,《惊悚乐园》同人区的各位写手与画手太太(仅限于网易LOFTER的同人参与者):


        近期因某些不可抗力与不明原因,“惊悚乐园”(包括但不限于【惊悚乐园】,【封不觉】,【叹封】等同人tag)tag下性质较为ooc并且质量低迷的文章与画作频出。原因在此先不做表明。此报告的主要目的是想让所有关注或参与惊悚乐园的同人圈的各位了解一个事实——即圈冷不代表圈里没人,圈小不代表圈子不好。


        我个人是个追着三天两觉(给些伪粉科普科普,这位作家写了《鬼喊抓鬼》,《贩罪》,《惊悚乐园》,和一个正在更新的《纣临》)有六年多的隐身粉,看着三渣写完了一个又一个“轻松欢脱的异能都市日        常”,我对原著的感情已经到了可以心无所愧的说一句“无怨无悔,永世追随“了。所以,在看到现在这些不走脑也不走心的作品出现在惊悚乐园的tag之下,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在此,我以一介读者的身份恳请各位,《惊悚乐园》是一本书,但他已经不仅仅是一本供人娱乐的简单文章,他所讲述的,所记载的是一个个个性鲜明的人的故事,是他们的人生。他是虚拟的,但他同时给了我们现实中无法企及的真实感。他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里面的角色也更像是真实存在的人。如若这份真实感被打破,随即而来的失落是没有用心去感受     的人无法想象的。


        在此,我以一介写手的身份建议各位,写文和画画远比想象中的困难和繁琐,在你落下第一笔或打下第一个字的时候,先想想,你想写的,想画的,想描绘的,想展示给这个世界的,究竟是什么?你想写的是什么样的故事?你想刻画的是什么样的角色?你的故事会是什么样的走向?最后的结局究竟是悲伤还是欢喜?这一切一切,都应当在动笔那刻想好,否则你所写出的只是无数短句积累起来的叙述,而不是一个圆满的,丰富的故事。


        最后,在发文前想一想,你写的究极是什么?是同人还是原创?是故事还是日记?一个合格的同人并不抗拒三次元的元素,但其本质依旧是原著而不是某个作者用来展现自己的私生活的平台或跳板。


特此请示,以望共勉并共建一个并不繁荣但却和谐友爱的小圈子。




署名:蓝牧


06.29.2018



超帅的阿柚_学习弧长:

生动

遗传失格—暴躁根:

每次被大佬的触技或者是写文的高超水平震撼到以至于激情去敲窗后被回复了的我。

可能也是大家?